第二次续签,一个人去Växjö。整天宅着都长毛了,一个人出去走一走,想一想,嗯,不错。

习惯了卡村的公交,看到ävxjö的某公交车不自主拍了张照,这个车真烂啊,转过头是公交总站,看到 。。。全是破破烂烂 。。。 = = !!! 汗啊。。。 和stockholm的地铁站一样,第一次看到很不习惯。

办完签证,十点多,回去没车,吃饭没地儿。走走吧。看到麦当劳,算了,去那家“港香”看看。没开门,而且这家也没自助。手机没流量,打个电话求助~~ 又汗了,关键时刻,怎能不接电话。。。 那就待会儿去泰国自助吧。话说回来,貌似国人开了很多泰国自助,而且味道都不错,中国餐馆的味道反而“好惨啊”。

先去市中心走走,图书馆和斯京一样,圆柱形的,小了一点,却更漂亮。呵呵,瑞典人真是喜欢玻璃喜欢得紧~~ 路上没什么人,又想到了kista,这些地方在国内绝对是“鬼城”了。区别是资金来源,呵呵。

十一点,餐馆都开门了吧,往回走。什么节日,那么多圣诞老人?不会是某店销售吧,那也不会满街都是啊。。。一辆车开过,走在人行道上的俩圣诞美女不约而同以中指回应,估计那个男的冲俩美女飞吻了吧。跑步时看到过招手的,美女就当没看到。PS:如果圣诞老爷爷穿半透视装发礼物会是什么场景?哇哈哈~~~

快到餐馆的时候,突然想到一首歌,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-Xi1jXVivRo 以前听到想到的都是四六级(囧,经验太丰富了),这次纯粹是高潮那三个重复,从来自诩生产力自由流动的我,这次竟然想家了。看到的“外国人”多了,发现自己才是“外国人”,王同学说的太对了,不过一两年前的我还没体会。“你能得到的,是人家德国人能够给一个中国人的东西,包括你在中国人面前的优越感。总有一些东西是人家不能给的吧,比如说,你永远是边缘人,你融入不到别人的主流社会。 警察是主流社会的标志,在德国你做不到,在中国就能做到,这就是国籍和血统给你的权利,这就是祖国。”(有时间是再看《遥远的救世主》呢,还是看friends呢?也许先搞定论文吧,我才是我自己的救世主。)虽然对于那个终将逝去的最后名词,我不喜欢提及相关衍生物(已经在某国用烂,异化了),但是“国家”的出现,确实从整体提高了从群居动物过来的人类的生产力。虽然不是机械唯物论者,我还是挺喜欢用“自组织”来看某些现象。也是越来越认为“存在的就是合理的”,让他们(怎么感觉我是火星的)自由竞争吧,人类会选出合适自己的存亡轨迹。

额。。。 跑题了。。。不过这次小憩促使我更多的思考之前的“我想要的”。小平老的时候虽然糊涂不少,很多时候自己矛盾,但是“主义不能当饭吃”我一直十分赞同。一个人当然有行为的根本准则,但是再根本,也要放到实践中和时间中检验,实践才是根。又如Tahir论文首先感谢他们的真主,如果是本科时候的我看到,一定十分诧异。

进餐馆,一曲神话,没啥。然后,遥远的旅行,呵呵,好久没在公共场合听到了,嗯,好~ 寿司不错,芥末很爽,炸鸡很脆。。。吃不下了。。。话说卡村绝对吃不到这么爽的自助。

从威克舍回来,返程车外表还不错,不过是来到之后第一次看到了手动挡的车,来到之后第一次看懂司机的操作,来到之后第一次感到换挡时候的齿轮摩擦。即使是这辆车也有5块液晶,可想为啥这边考驾照8k多了,不过考虑到人均收入,还是比国内便宜一半。

本来回来就想写下点什么,结果又换measurement point,这导师。。。 下次还是要抱怨一下,否则整天整天的时间都要花在调整设备上了。

最后,växjö公交车真心感觉很烂,也是我听到的噪音最大的。。。

update:看了一眼twitter,怎么那么多负面信息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