瑞典语课上大家讨论各国情况, 生活, 国家, 法律, 人权 等等.

对于政治的东西就不说啥了, 只是当讨论到生活和文化时候, 我最常用的回答是"olika" (每个地方不一样).  中国太大了, 经常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总结. 贫富差距太大了, 素质差别太大了. 问我对于民主, 对于女权, 对于性的看法, 没问题, 但是问"中国人", 我实在没法回答了. 北上广的经济实力绝不差于瑞典, 所能接触到的物质和思维除了受到儒教拖累的一部分之外, 都不比瑞典差, 甚至更好. 但是对于类似我的家乡的小城市, 实在无法比拟. 统计局说基尼系数5.5, 那就说明实际情况在6以上都是很可能的 (他们在我这实在没有公信力), 比起瑞典0.1的贫富差距... 不乱才怪.

那批难民看法倒是很统一, 战争难民们比较喜欢结婚生孩子, 但是又不喜欢孩子在瑞典有那么多权利.... 至于孩子有多大权力, 我们瑞典语老师(Carolina)讲过一个事情, 她的邻居打了孩子, 幼儿园的老师发现孩子身上有伤就报警了, 然后父母被剥脱抚养权, 交给socia("社群"/"社会"? 我也不知道怎么翻译). 第一次听到关于孩子权益的法律实施, 虽然在国内就听说过这边对于儿童权益的保护, 这次距离如此之近还是令我有点excited, 有点surprise. 另一个老师(Pia)讲到她有一次想把孩子锁家里出去, 结果孩子不依不饶, 嚷嚷着如果Pia不陪着就要报警, 搞得老师很郁闷. 我们问Carolina, 既然孩子有那么多权利, 他们是不是要尽些义务, 听话些? 老师想了半天, 说, 实在不觉得孩子有啥义务, 义务都是父母的 .... 我就给跪了, 不让打, 不能骂, 还得教育好, 这个太累了, 怪不得瑞典人都不生孩子.

反过来想想国内的计划生育, 真没创意. 把儿童权益保护好的话, 哪会有那么多不能抚养孩子的家庭去生孩子啊, 生了也养不了, 一个报警电话就剥夺了. 这才能做到优生优育, 比强制堕胎岂不更好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