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美永不存在

2011 - 08 - 08

没有人不追求完美。只可惜,完美并不存在。大不列颠语料库的统计数据表明,最常与“完美主义”(perfectionist)这个词一并出现的词汇是“脆弱的”(vulnerable)——这不是偶然,这是人们在记录现实时自然而然出现的搭配。为什么完美主义者常常是脆弱的呢?因为他们总是被现实打击,且不明就里,常常怨天尤人,“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?”

越是能力差的人越有既非常不现实又极其脆弱的完美主义倾向。他们不现实,是因为他们不懂。做咨询工作的人都有深刻的体验:越是没有常识的家伙要求越高——因为他不懂,所以可以随便提要求。同样,没有做好过事情的人,正因他他们从未做好过,对所谓的“做好”全凭想象,没有任何事实依据。于是,所有的症状都出现了:好高骛远、异想天开、白日做梦、纸上谈兵……因为他们不懂,所以他们不现实,而因为他们不现实,所以他们脆弱。他们很容易受伤,因为他们的要求太高,也因此总也做不到。

有时,这些人是故意这样的,尽管他们自己不愿意承认。把自己标榜成完美主义者,是他们抬高自己的手段。是他们不去做一些事的借口,他们把这个借口说出来的时候真叫个掷地有声:“做不好的事情我不做!”22然而,人就是这样,装得久了,就装得像了;装得太像太久,最后不管事实怎样,自己倒是先信了。这当然应该其后的决定和行为。可问题在于,没有什么事情是可以一下子做好的,所以,他们这个也不做,那个也不做,到最后,已经不是“不做一些事情”了,而是“什么都没做”、“什么都不做”,成就了所谓的“一事无成”……好笑的是,即便到了这样的境地,这些人还能打肿脸充胖子,声称“我没什么可后悔的”……

有一些真正优秀的人,被别人称为“完美主义者”。可事实上,这种描述并不准确。更为准确一点的说法应该是“他们是有能力做到更接近完美的人,并且,他们一直在努力”。比如,好莱坞导演詹姆斯·卡梅隆就总是被称为“一个完美主义者”。他不断追求完美是事实,可前提是他不仅有能力而且还坚持不懈。为了拍出《阿凡达》,他在拍完《泰坦尼克》之后准备了14年。为了追求完美的3D效果,他耗资1400万美元与日本索尼公司的研发总部合作开发出他理想中的拍摄设备。而为了最终能够拍好《阿凡达》,在此之前还先拍了另外一部3D电影《地心游记》当作练兵……即便之前的《终结者》大获成功,在拍《泰坦尼克》的时候,严重的超支已经令他在好莱坞失去信任,乃至于他要以“放弃片酬,只拿版税”才得以获得更多资金将《泰坦尼克》拍完。《泰坦尼克》大获成功,才使得卡梅隆有资本有能力拍摄后来的《阿凡达》——并且,耗费了14年时间。好莱坞的另外一个导演,克里斯托弗·诺兰也总是被称为“一个完美主义者”。他为了追求影片《盗梦空间》的完美效果,准备了10年。为了使自己真正驾驭宏大场面,在《盗梦空间》之前,连续接拍了两部《蝙蝠侠》——《开战时刻》与《暗黑骑士》。在确定自己的驾驭能力之后,才敢追求《盗梦空间》的完美效果。然而,即便是这样的大导演,也一遍一遍地在各个场合重复那句名言:“电影是缺憾的艺术”……

没有人能够做到完美。我们至多能做到接近完美,或更接近完美。做任何事情的时候,都需要时时刻刻忍受各种各样的不完美,否则任务根本无法完成。就算最终完成,结果也常常是不完美的,缺憾必然存在。再往大了一点说,生活本身就不完美。谁的生活不是磕磕绊绊?谁在死去的时候没有一丝丝遗憾?现实就是如此,不接受不行。

_anyShare_分享到:          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